第三十六 中华人民共和国*

我要用中文写这个博文。我的中文很不好,可是 我需要尝试。笨? 疯了?不好意思了!可能是。不管了,我得练习!

2007 年我第一次来到中国。我是一个南京大学(或称“南大”)的老师。我不会说汉语的, 可是我是想学汉语的。十二年以后,我还是想会说汉语!

南京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地方;很老, 又很长的历史,我在南京吃到的薯条,也是我迄今为止吃过最好吃的。因为我非常爱南京,所以我知道,我得回来。

可是苏州是我最爱的中国城市。苏州也得古老,也有很悠久的历史。苏州的食物非常好吃。有一个很有名的菜叫“松鼠桂鱼”,很甜可是好吃;别一个菜是鸡头米。秋季大家吃阳澄湖的螃蟹。这三样东西我都吃了,都很好吃!

我在代顿大学中国研究院(UDCI)任教。我教中国学生和美国学生;在我任教的最后一年,也有一些学生来自尼日利亚、保加利亚、巴西和韩国. 因为代顿大学很笨,代顿大学中国研究院第三年就关了。

代顿大学中国研究院关闭后,我获得了一个学者奖,叫“Fulbright”。这个奖让我有机会选择一个中国的大学任教。我想过去南京和杭州,但最后我选择了苏州。因为我想,苏州是中国最好的城市。于是我成为了苏州大学的一个客座教授。

我朋友问我“为什么你那么爱中国?”那是一个很好的问题,可能我的回答不好。我的主要原因不太好:我不需要工作很多。我有很多空:我可以读书、写作、弹吉他、走路锻炼、在中国观光。当然,有很多很好吃的饭。我朋友很有意思, 我想跟他们聊天。我也会游泳。去年我去过北京、西安、成都、贵阳和黄山。今年我会去上海的,可能还会去昆明或者张家界。

当然,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(COVID-19)。我知道这是一种很危险的病。可是我待在苏州比坐14个小时的飞机要安全。我无法自主决定,我得回家,要不然就得不到我的钱。

所以现在我在代顿。我希望我在苏州,我想回苏州。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再回中国。但现在,再见,苏州的朋友;再见,苏州;再见,中国。我很伤心。

我在苏州最后的晚餐:

[*With apologies to other six-year-olds, this probably looks like it was written by a six-year-old. I tried. My first draft had some problems: a couple of major ones, a couple of medium ones, a couple of minor ones. Some may remain, in spite of the best efforts of the lovely and wise Wang Shuren.]

Published by Kurt's Fulbright

B.A (English, History, Philosophy), SMU (Dallas TX); MA, PhD (Philosophy),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. Author of "Necessity and Possibility: The Logical Strategy of Kant's Critique of Pure Reason."

Join the Conversation

4 Comments

Leave a comment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

%d bloggers like this: